如果藝術之前人人平等,

就像洪席耶提出的:藝術美學感知人人平等;沒有階級無關乎能力或教育,而是我們都一樣擁有對世界的五感。

這樣的論點很誘人吧!試著拋開偏見,沒有所謂藝術的天才!

於是我想提出:那麼關於閱讀力也必然是平等的!

自從接觸攝影後,我因為長期只讀圖像而排斥咀嚼文字,結果習慣下的我:只要看到一堆文字我就頭痛,或者打開看了一頁,就開始愛困。

我們是不是,漸漸對文字失去了好奇心?

回到影像資訊尚未爆炸的那些年,我想起自己出門總不忘帶一本書的習慣:曾經自我要求下一年讀完五十本書。

而現在我們寧可把時間用來滑手機,打遊戲,和朋友聊天。也懶得帶上一本書了吧!

當我停滯的腦袋開始跟文字打交道的最初,陌生厭惡的....最糟的是覺得自己閱讀能力很差,於是讀書很沒勁。

當有朋友提問,閱讀整理重點的方法學,我開始回憶並思考著...

人人都有相同的感知下,難道真的因為能力優劣嗎?為什麼感覺其它人閱讀很輕鬆呢?整理重點也簡潔...

不是我們天生比較笨,原因你知道的吧?!

是因為你懶,你沒有讓腦袋養成閱讀的習慣,你沒有給自己方法去整理重點:

所以你總是像雙腳陷在泥濘中,動彈不得。

(看著別人的輕鬆,只能羨慕。)

當某一天,我在泥濘中掙扎時,突然地我驚覺到,為什麼我不站在岸上呢???

假設文章就像漫漫泥土,一層層,我們很難去理清,站在泥中央是不可能輕鬆的面對困境;

唯一的方法是,讓自己從困境中解放!

你看著一篇文章,把它當作是一片田一片泥土,走在田梗上,去抓取你要的稻穗(那些精華),

(而不是貪心的直接走下田裡,什麼都想要),

我們有沒有可能先把精華拿到手,心有餘力再去考慮要不要除草,要不要施肥....

這樣的閱讀方法其實跟資質無關,於是藝術之前人人平等的,你相信的吧。


昨夜腦袋鬧哄哄的關於閱讀這件事的思考,而今天去看這個困境,

我想問自己,那麼面對人生的課題,是不是你也可以就這樣理性的,讓自己的身心靈從困境中解放。

自由其實不難,想受困的緣由是我們生為人的貪嗔痴。

FanF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