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4163

那個周六我們去貓村走走拍拍。我看到許多可愛的被拳養的貓,每一隻貓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個性。我喜歡觀察他們的不同,和試著了解他們的喜好。比方有些不愛被打擾,就讓他清靜,有些想跟你玩就陪他玩一下,有些帶著防衛看人類,就不要去靠近以免他感到威脅...我們人類可以養或供給他們生存下去,卻不應該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去要求他們。比方有人為了要拍照,給食物按快門,或者拿道具去誘惑他,直接用手去撥他們的臉....沒有人有資格去勉強另一個生命做任何事,除非他樂於接受。

DSC04383  DSC04377 DSC04376  DSC04329  DSC04291 DSC04257 DSC04207  DSC04174   

那天走在貓村我看到的另一個景象,有幾隻身體帶著傷的貓。除了那些被照顧的貓之外,這裡也有戰敗或吃虧的貓。適者生存,似乎在這個貓村仍看得見。畢竟人無法照料到每一個生命,尤其是這些獨立的貓群。我想即使人類想靠近或釋出善意,受過傷的貓也不願意領情吧。

DSC03825  

曾經有個朋友家裡有十隻貓,聽她說其中有一隻由於不是從出生開始養,從來不喜靠近人,似乎是幼貓時期被人類傷害過。貓心裡的陰影與傷口,即使餵食再多年,也無法釋懷。像我的傷只是自己不夠注意造成的,那個痛身體都記得這麼深刻,更別提來自另一個生命給予的痛苦。我想,如果看到防衛的眼神,就別逼他們放下武器,只有這樣他們才有辦法生存下去。

DSC04234 DSC04128  

分享一段我的小故事~

去年聖誕夜,趕忙著和朋友要去教會看表演,約定時間快到就匆忙出門,當時鞋袋怎麼都綁不好,綁到一度雙腿跪在地上(心裡正捺悶著,怪怪的),一開口居然全暗沒開樓梯燈,因為趕時間心想也罷應該不要緊,想不到才踏出家門,踩了兩階樓梯我就從樓梯上失足滑下撞上壁,因為右手裡握著一瓶要送朋友的紅酒,於是不敢伸手施力去平衡身體,反而去保護那瓶酒,撞上後就往左側左腳施力落下,疼痛的我一陣天黑,坐地不敢起來,淚滴滴的掉,放眼望去是一片漆黑。當時真的好惶恐,聖誕夜耶,我不懂為什麼會受傷跌坐在這裡?清楚明白就算我放聲哭也沒有用,因為太痛我根本不敢動,朋友從電話中了解趕來找我,到樓梯口我們檢查沒有傷口才安心。朋友說我在哭,其實我沒有,是太痛淚自己掉下來的。心裡很清楚跌下時要付出一些代價,但是那個痛讓我以為腿斷了,心裡無比害怕....。

後來經歷過一段時間療傷,今年三月起我覺得不成大礙,才開始去YOGA。一開始左腳踝不只是無法用力,連盤腿動作或拉平都做不到,慢慢地一點點拉開....這兩周覺得好像復原了?就不去特別在意這件事,想不到周五我忘了去"避開傷口",若無其事的使用左腿。一個拉筋的動作下腰,我明明左腳不會很痛的,老師在數秒時,我卻疼痛地想大叫想大哭!好痛好痛~可是腦袋去衡量,明明腳傷不痛,卻覺得好痛。只差因為怕嚇到旁人不然我會放聲大哭。

這時我想意識到,原來身體都記得。

有些傷,即使傷口好了,你以為復原了,其實心裡的痛是無法被抹去。好似在回憶那夜受傷時我壓抑的痛。

我們的痛究竟要如何放下呢?

最近迷上YOGA!除了可以讓自己的緊張的身體稍微放鬆,情緒也總是能從中獲得釋放。每一回的大休息過後,都像重生。

記得老師說過,有一些動作我們會感到特別疼痛,不一定是受過傷沒痊癒,有些深層的傷痛你記不得了,可是身體還有記憶。

那晚在教室裡,我深切的體驗到這種感受。

不斷地透過觀望自己內心,透過知覺身體,也許漸漸地釋放掉那些負面情緒。

我自己也在等那一天的到來。

記得,痛就哭吧!不要忍不要理性。

唯有這樣才能平衡,心才能得到平靜。

李國修老師說過:流眼淚是對身體健康很有幫助的事。長壽村的老奶奶們的經驗告訴我們,情緒不要壓抑要釋放。

那麼從今天起,我們都不要假裝堅強。每天告訴自己,痛就哭吧。誰說英雄不流淚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The moment--無攝限

FanF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